番外:愿你一世安樂無憂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錄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群山連綿,層林起伏。

    在一處靠近水源的山谷內搭建著一座又一座營帳。此時天已盡黑,本該篝火熊熊,營帳千燈,可是,為了隱匿蹤跡,漆黑的山谷里,不見一點燈光,沒有一點聲音,只有一隊隊衣衫污濁、神情疲憊的士兵來回巡邏著。

    相柳悄無聲息地走過一座座營帳,如雪的白衣猶如一道微風,緩緩飄過營地,成了壓抑黑夜中唯一的明亮,每個看到他的士兵不知不覺中都覺得心情一松,精神振作了一點。

    很多年前,曾有新兵不滿地對老兵抱怨:“那個九頭怪整日顯擺什么?我們是去打仗,又不是去相親,非要穿得那么扎眼嗎?”

    已經歷經生死、親手焚燒過袍澤尸體的老兵們總是帶著滄桑,淡然而笑:“等打上幾次硬仗后,你們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等新兵們的眉梢眼角也染上了滄桑時,他們理解了老兵的話。所有士兵都害怕紅到白色的身影,可在戰場上,只要那道白色的身影一出現,就會立即吸引敵人的注意,最厲害的攻擊都被他引走了,總會有更多的士兵能活到下一次戰役;在夜晚的營地,只要看到那道白色的身影,不管敵人距離自己多么近,士兵都能睡得踏實。

    當焚燒過一具又一具并肩作戰的袍澤尸體后,士兵們覺得自己明白了相柳為什么總是一襲白衣——也許他只是太狂傲自大,想讓敵人能一眼看到他;也許他只是個好將軍,想讓所有浴血奮戰的士兵,不管多么黑暗時,都能一眼看到他。究竟是哪個原因,沒有人敢去向相柳求證,相柳為什么總穿白衣的原因成了營地里永遠爭論不出結果、卻永遠被爭論的話題。

    相柳巡視過了營地,走到了山頂上,居高臨下地俯瞰著營地。

    遠處的山林有隱隱火光,那是蓐收在放火燒山、逼他們應戰。最后決戰的一刻就要來了,所有士兵都清楚自己的命運,但他們依舊義無反顧地選擇了這條路。天下太平、百姓安居,他們已經被時光無情地拋棄,成為了多余的人,死亡是最好的解脫,也是最好的歸宿。

    相柳在青石上坐下,拿出一塊扶桑神木的木雕,仔細雕琢著,一個憨態可掬的大肚笑娃娃已經成形,只眉眼還差了一點。

    相柳仔細雕好后,上下打量一番,覺得還算滿意。他把大肚笑娃娃頭朝下,倒放在了膝上,打開底座,露出中空的肚子,又拿出一枚冰晶球。

    晶瑩剔透的冰晶球里包裹著一汪碧藍的海。幽幽海水中,有絢麗的彩色小魚,有紅色的珊瑚,還有一枚潔白的大貝殼,像最皎潔的花朵一般綻放著。一個美麗的女鮫人側身坐在貝殼上,海藻般的青絲披垂,美麗的魚尾一半搭在潔白的貝殼上,一半浮在海水中。她身旁站著一個男子,握著女鮫人伸出的手,含笑凝視著女鮫人。角落里,一個男鮫人浮在海浪中,看似距離貝殼不遠,可他疏離的姿態讓人覺得他其實在另一個世界,并不在那幽靜安寧的海洋中。

    相柳靜靜凝視了一會兒,以指為刃,在冰晶球上急速地寫下了兩行小字。此際,恰一縷皎潔的月光穿過樹丫,照在冰晶球上,將男鮫人旁的兩行小字映了出來:有力自保、有人相依、有處可去,愿你一世安樂無憂!

    一只白羽金冠雕從空中俯沖而下,落在峭壁上,嘴里叼著一個玉桶,里面盛滿了濃綠色的扶桑汁液,靈氣充裕到綠霧縈繞。白雕毛球知道那扶桑神木看著灰不溜秋,實際一個不小心就會把它的羽毛燒壞,它小心翼翼地把玉桶放到相柳身旁,立即跳開了幾步,不敢出聲打擾,只是好奇地看著相柳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相柳把冰晶球放進了笑娃娃中空的肚子中,不大不小,剛剛容納下冰晶球,蓋上底座,冰晶球被封在了笑娃娃的肚內。冰晶為水,扶桑為火,水火相濟、冷熱相伴,恰好冰晶不再寒氣逼人,扶桑木也不再滾燙灼人,及時沒有靈力的一般人也能拿起扶桑笑娃娃。

    相柳把笑娃娃浸泡到扶桑汁液里。笑娃娃的身子和底座本就是同一塊扶桑神木,只要設置個陣法,過上幾個月,底座就會和笑娃娃長到一起,但現在沒那么多時間,只能耗費靈力。

    相柳以血布陣,用數十顆萃取了上萬年日光精華的日光石做引,催動靈力,玉桶內的綠色扶桑汁液翻涌起伏,猶如煮開的開水。漸漸地,汁液被笑娃娃吸收,越來越少,等汁液完全干涸時,笑娃娃的身子已經完全和底座長到一起,看不到一絲裂痕,就好像整個木雕是用一塊實心木做的。

    相柳用了四五成靈力,想打開笑娃娃,都沒有打開;他又抽出兵器,砍了兩下,笑娃娃也沒有絲毫裂痕,相柳終于滿意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毛球單腳獨立,歪著腦袋,像看瘋子一樣盯著相柳。

    相柳凝視著掌上的大肚笑娃娃,笑娃娃眉眼彎彎,咧著小嘴,笑瞇瞇的看著他,相柳的唇角也慢慢上彎,微微地笑起來。

    他把笑娃娃裝進一個袋子,綁到毛球背上,毛球咕咕問,相柳說:“去玉山,告訴獙君,這是他送給小夭的結婚禮物!

    毛球瞪大鳥眼,嗷一聲尖叫,不明白為什么明明是九頭妖做的東西,卻要說成是那只狐貍做的,相柳打了它腦袋一下,冷斥:“別廢話,就這么說!”

    毛球喉嚨里咕嚕咕嚕幾聲,振動翅膀,騰空而起,向著玉山的方向飛去。相柳仰頭,目送著毛球越飛越遠,漸漸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。

    還記得清水鎮外初相逢,你嬉皮笑臉、滿嘴假話,唯一的一句真話是:我無力自保、無人相依、無處可去。

    數十年箭術,你已有力自保,不必再危急時只能用自己的身體去保護想守護的人;一個如意情郎,你已有人相依,不必再形單影只,與孤寡作伴;天高海闊,你已有處可去,不必再被人追逼、無處安家。

    相柳在心里默默地說:小夭,從今往后,我再不能守護你了,你要好好照顧自己,愿你一世安樂無憂!
网络街机捕鱼平台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qq分分彩计划精准版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中奖规则 双色球2002彩票开奖 海南环岛赛 天刀不绑定许愿树赚钱 手机信誉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最低提现10元 在农村卖庞物赚钱吗 福彩35选7开奖直播